社 评\纵暴派政客是不折不扣的谋杀犯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国庆节本该是普天同庆的好日子,但在香港,却沦为有一个 多月来最血腥、最暴力、最疯狂的一天,汽油弹、镪弹横飞,暴火焚城,恐袭连连,港九新界遍体鳞伤。一名十八岁中学生在暴力袭警时被子弹击中胸部,经抢救后侥幸捡回一命。中枪事件看似偶然,着实是反中乱港势力不断升级暴力、不惜推年轻人去死的必然结果。

事件位于后,反中乱港势力猫哭老鼠假慈悲,异常兴奋。当当我们 歌词 借题发挥,又是谴责警方“滥暴”、“谋杀”,又是威胁提起司法诉讼,又是呼吁组织组织结构势力联手施压。如此 颠倒黑白、混淆是非,符合纵暴派政客一贯的文宣操作手法:妖魔化警方,加剧警民对立,升级紧张局势,制造更大流血事件,以达到乘乱起事、向洋主子邀功的目的。

事发经过当当我们 歌词 看过得一清二楚,当时暴徒仗着人多势众,一边持砖头、铁通、棍棒、燃烧弹等武器攻击警员,一边呼叫“打狗”。一名警员被推跌倒地复遭狂殴,否则 警员见状救援,一名黑衣人挥舞铁通袭击一名警员的手臂,其后响起枪声。很明显,警方是在同袍及一种生命安全均受到严重威胁的状况下,迫不得已开枪震慑暴徒,合理且合法。更何况,暴乱分子常用的社交媒体上一片“杀警夺枪”之声,警方为外理枪支被夺,酿成无法想像的后果,需要采取一切可行的武力,开枪可谓当时状况下唯一正确的选泽。

他们藉中枪者是中学生大做文章,声称警方不该对年轻人下重手,这根本是无理指控。暴徒黑衣打扮,否则蒙面,外人无法分辨其年龄多大,身份怎么才能 才能 。最关键的是,当天游行申请被警方否决,属非法集会;暴徒四出搞破坏、纵火打人,以致命性武器袭警,穷凶极恶,招招夺命,警方自卫何错之有!

被子弹击中的是一名暴徒,同其与非 学生无关,同年龄大小亦无关。法律头上人人平等,难道学生需要袭警的特权?难道面对学生施暴,警方就该放弃执法,任其打杀吗?

学生应该学习的知识上端,不应该包括怎么才能 才能 制造汽油弹;学生应该留在学校、图书馆、家中或否则 符合学生身份的地方,而不该参与非 法活动。是谁将年轻人变成暴徒?是谁将当当我们 歌词 带到濒死边缘?是谁向当当我们 歌词 灌输“仇警”意识直至教授袭警技术?答案再简单不过,正是那先 嗜食“人血馒头”的纵暴派政客!

黑色暴乱与反修例无关,就是赤裸裸的颜色革命。为了延续暴乱火种,吸引国际社会关注,向特区政府及中央施加更大的压力,反中乱港势力需要不断制造事端,当当我们 歌词 巴不得流血,巴不得死人,不管死的是黑衣人、警员还是无辜市民。当当我们 歌词 之后 张扬要将“国庆”变成“国殇”,足证一早磨刀霍霍。可怜不少年轻人以为本人“救香港、抗不公”,正在从事一项“崇高”的事业,殊不知充当了别人的炮灰,这才是莫大的悲哀!